狮哥是我心头好

有点长,请点开并认真看完♪


=苏玖颜



我永远喜欢雷狮.jpg


!!!!!!安雷过激!!!!!!


雷粉girl,佛系文手。
不折不扣的糖党。
吃刀,基本不产出。
爱好只有雷狮。
有一点点安吹和全员厨成分。
半个孩厨,更新随缘。
碰我雷区我就是暴躁老哥,其余道系。

拒绝除安雷外的一切安迷修相关cp。

偏杂食。绝对雷区→安艾/安卡安/all安/布x现设安/现设安x布←对8起请吃的人不要出现在我视线里除非是我主动关注或者我关注的老师推荐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把你打爆了宝贝儿。

咸鱼,慎fo。

[安雷]star

*修改的短打混更,名字随手打的。

*一方死亡情节,原作向。

*大概玻璃糖。

深邃的夜空闪着似有似无的微光,像平静的深海,不起半点波澜。晚风吹拂起少年蓝黑的碎发和他身上隐约可闻的血腥气。寒冰湖冻结的湖面折射出些许光华,却清冷没有一丝温存。

满天大大小小忽明忽灭的星星点缀着漆黑的夜幕,寒冰湖的夜景称得上美轮美奂,但雷狮很少会有时间或者心情在这儿看什么星星——不如说在这个时期,基本不会有参赛者有闲心来看风景。

两瓶开了的从积分商店购买的啤酒放在冰面上,一瓶早已见底,一瓶纹丝未动。

雷狮盘腿坐着,对地面上的低温似是没有丝毫感触,他不紧不慢拆下了他的头巾,整整齐齐地叠着放在一旁。

“喂,安迷修,在吗?”

他的语调平仄,细听却含着几分轻松。分明是对着虚无说话,却仿佛有人听得见似的。

雷狮微微仰头看着灿烂的星空,这天上的星光耀眼夺目,他眼中的星光却是熄了个干净。

雷狮没有再说话,像是等待着一个回应。

空气中静悄悄的,时间过了很久,雷狮身上那点儿狩猎中沾染上的血腥味也在稍显凛冽的冷风中散尽,而他仍是静静地坐着,半阖着眼。

“啪嗒。”

掉落的是金色的星星,或者说是星状的不知何物的东西,击在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雷狮猛地睁开了眼,乍泄的是许久未见的星光流转,透着莫名的惊喜和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半空中浮现着个半透明的熟悉人影,似乎唯有那双手显得真实,他洒下散发着亮光的星,修长的手放开时总有几分若有若无的不舍,好像实在攥不住,才会送与他人。

雷狮捡起地上的一颗星星握紧贴在胸口前,抬起左手微微张开,指节轻屈,迎接掉落下来的一颗又一颗大小不一的星星。这些明亮的璀璨几乎没有重量,拿着却有奇妙的实感。

他没有再抬头看那道身影,专注地盯着手里的星星。

小一点的星星,有落在雷狮衣服上的,有落在寒冰湖湖面的,还有两颗啪嗒又分别落进了两个酒瓶,一个浮在液体表面上,一个沉于空空的瓶底,让玻璃的瓶身也流光溢彩起来。

细碎的星屑也被洒下,硬生生把雷狮所在的这片空地照亮了几分。

洒光了呢……

安迷修看上去颇为无奈地摆了摆手,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只是身影愈发虚幻,像是要融于背景的那片繁星。

最终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雷狮抿了抿唇,似是轻笑着,抓着星星的手却收的越来越紧。

“晚安。”

几块碎片从他松开的手里滑落,逐渐失去了光亮。